1点钟就回来了

2018-10-18 03:28

2007年,贵州电网公司为雪花村解决了用电问题。如今,村寨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电视、电话、洗衣机、冰箱冰柜等家用电器。

“现在哪个还打牌嘛,天天都有电视看,以前是没有电视,只有打牌消磨时间。”伯父说。

大年三十,笔者到堂哥家串门,屋里热闹极了,进门一看,是两三个堂伯父在看电视剧《长征》,嘴里还时不时讨论着,感觉他们就像谈亲身经历一样。

但是没有人维护,不到一年就损坏了,人们还得用木桶背水。2013年,黄土乡政府向上争取项目资金,县水务局为附近的几个村寨又重新修建了几个大水池,每家每户都安上了自来水管,从此以后,一股股甘甜的清泉一直哗哗地流着,一直流到乡亲们的心田。

田维军介绍,从风水丫到中寨这条支路去年获得国家“一事一议”财政奖补,村民们听到这个喜讯,个个兴高采烈,自愿投工投劳。目前砂石全部铺好,已经硬化了2公里,预计在3月底可以完工。

从黄土到雪花村这条公路修建于2004年,是政府出物资,老百姓投工投劳修建的,路面坎坷不平。2007年一个下雨天,笔者骑摩托回家,不小心摩托车后轮打滑从4米高的坡上摔了下去,差点儿断了手脚,至今都惊魂未定。

去年腊月二十九日,天空下着蒙蒙细雨,马路上湿漉漉的,赶场的人川流不息,沿河自治县古老的黄土乡街上人头攒动,摩肩接踵。

中新视频

海外刊贵州

据邻居田维高讲述,去年他栽了20亩烤烟,因栽烟那段时间连续下了十几天雨,眼看烟苗移栽的时间就要过了,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乡里领导知道这件事以后,组织部分干部职工冒着蒙蒙细雨,脱下西装,绾起裤脚到田间地头帮他栽烟,部分村民看到这一情景也纷纷赶来帮忙,去年他的烤烟收入了10多万元。

“今天,我坐田飞的小车赶场拉了100个鸡蛋去卖,一个都没有破,他还没有要我的车费钱,1点钟就回来了,还干了一趟活儿。要是以前的话,去来就要四五个小时,加上我的脚又有点痛,现在可能还在半路啊。这路通了,还砍了水泥,马路干干净净的,比以前要好几百倍了。现在我们赶场几乎都是坐车,一二十分钟就到了,很方便的。”堂 婶脸上露出一脸幸福。

近年来,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,美丽的西部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。

“现在用机器打豆腐就是快,以往用磨子推要几个小时,现在用机器只要几分钟,通电了就是很方便。”“这是儿子去年给我买的手机,叫我只要想他们就打电话,以前打个电话要到黄土街上,走路都要两个小时,现在只要电话号码一拨就通了,很方便的。”正在给儿子打电话的邻居田维瑜自豪地说道。

【菲·联合日报】贵州“拔穷根”到了关键期【泰·星暹日报】贵州政协主席谈协商民主:要体现民众期盼和专业人士思考【台·旺报】总理点赞贵州大数据发展:人在做云在算【菲·商报】李克强总理为贵州侗寨脱贫出招【澳·华侨报】贵州“原创春联大赛”火热 传统文化受热捧【澳·华侨报】贵州茶赢得美国星巴克“新年大单”

伴随着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开展,干部作风实现了大转变,干部在群众的心目中也有了好形象,口碑也好了,干群关系比以前更加和谐。(田旅)

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举行闭幕会直击3.15打假:灭火器竟然能助燃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闭幕 俞正声发表讲话贵阳八旬老人义务植树26年 种下树苗近万棵霍震霆谈反水客事件:不要因少数人影响两地感情贵州外派体育教师赴法国学习足球

2008年中寨、大院子、大龄岗、坨里4个组在村支书田维军的组织下,按照政府出物资,群众投工投劳的方式修建了风水丫到中寨这条支路。2013年黄土乡党委政府积极向上争取项目和资金,硬化好了黄土到雪花村这条主路,工程于2014年竣工。

秦志洪是五保老人,以前每天只能提着几个小塑料桶到1公里以外的地方取水,生活用水实在难以自理,自从村里安上了自来水,从来没有因为生活用水发过愁。

“现在中寨、大院子、大龄岗、坨里4个组在外打工的人有七八个都买了小车,摩托车几乎每家都有。”田维碧坐在他儿子的小车里笑得很开心。

“以往大年三十你们都总是要打川牌的,今天怎么不去打牌呢?”笔者迟疑地问道。

乡愁在记忆深处是每一段泥泞的小路,是每一个漆黑的夜晚,是每一次烟火放哨和徒步报信,是用木桶背水哐当哐当的声音。如今的乡愁是一条条宽敞的水泥路,一个个明亮的夜晚,一股股甘甜的清泉,一幅美丽的乡村画卷。

“前两天,乡里的领导来我家看望我,给我送来了两袋大米,一床棉被,300元钱,还说祝我新年快乐,健康长寿。这几年领导和干部对老百姓真的是好啊!”坨里组困难群众杨明财得意地笑了。

自2011年村里组织村民投资,接通自来水以来,村里修了好几个水池,

哗哗……一股股清泉从水龙头流出来,滴在盆里,溅起的水花打在母亲长满皱纹的脸上,脸颊是那样的清亮,笑容如此的美。

“以前,每到三十这一天不背水就是砍柴,累得腰酸背痛。有一次,我用木桶背水,刚背到家门口就摔倒了,结果又去背,那次把我整得实在很生气啊。现在不背水了。”田茂河很开心地与笔者开着玩笑。

“回老家了,要回去不?到七锅坝这条马路全部用水泥砍好了,到中寨那条也正在砍。”堂哥田维臣兴奋地问笔者。